书名叫做《急!突然要和死对头谈恋爱怎么办》的小说,是作者“一口小甜酒”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,主人公傅寒川沈千山,内容详情为:作一顿:“我说错什么了吗?”“没有。”沈千山脱下大衣,仍是觉得好笑。他和傅寒川哪里什么感情。两人可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。从读书时代,今儿你成绩超我一名,我明儿就要在球场上扳回来,同时还要下次成绩超过你。毕业后,两人各自接管家族企业,更是斗得水火不相容。上头的时候,甚至连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事......
《急!突然要和死对头谈恋爱怎么办》傅寒川沈千山dy小说强推_傅寒川沈千山的小说急!突然要和死对头谈恋爱怎么办近期热门  第1张


《急!突然要和死对头谈恋爱怎么办》免费试读

“沈先生,事关重大,您确定吗?”

本着负责任的心态,医生再次询问。

“确定。”

沈千山一件驼色大衣,衬得他肩宽腿长,气质出众。

他难得有些焦躁地低头,看着手下治疗舱中脸色苍白,浑身插满仪器的傅寒川,眉头轻蹙。

医生不由感叹:“您和傅先生感情真好,请脱了外套,躺到这边的治疗舱中。”

沈千山嗤笑一声。

医生动作一顿:“我说错什么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沈千山脱下大衣,仍是觉得好笑。

他和傅寒川哪里什么感情。

两人可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。

从读书时代,今儿你成绩超我一名,我明儿就要在球场上扳回来,同时还要下次成绩超过你。

毕业后,两人各自接管家族企业,更是斗得水火不相容。

上头的时候,甚至连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事儿都没少干。

如今,傅寒川意外车祸重伤,昏迷不醒。

幸好现代医学发展迅速,为他寻得了一线生机。

就是进入他大脑的梦境中,尝试唤醒他。

但这项行动极为危险,一旦稍有差错,两人都会陷入昏迷不醒的状态。

傅家的人,无一人胆敢冒险。

只有沈千山,得知消息,交代后公司事务,又和家里说自己要出门旅游一段时间后,首奔医院。

毕竟,旗鼓相当的对手太难寻。

若是世上没了傅寒川,那他未免太寂寞了。

这位医生是个碎嘴的,一边为沈千山调整仪器,一边又叮嘱了一遍注意事项:“您可以将傅先生的每一个梦境,都理解为一个独立的小世界。”

“进入后,您脑中会自动出现他给您的身份、设定,以及脱离当前梦境的条件,您必须依照他给出的人设、剧情,达成离开条约。”

“如果您看过小说的话,也可以理解为快穿这一分类。”

“这其中,绝对不能做出偏离人设的事情。”

医生又紧接着宽慰他:“不过您也不必太担心,梦境是现实的延伸。

傅先生的每一个梦境,都一定同他现实经历过的事情息息相关。”

“只是,谁也不知道,您需要经历多少梦境世界,才能将傅先生带回来。”

“准备好了吗沈先生?”

医生调整好最后一步:“如果好了,我们就开始了。”

沈千山闭上眼:“嗯。”

医生低声祝福:“祝您早日同傅先生一起回来。”

——沈千山再有意识,肩胛骨就是一阵剧痛,他被人用力推到了墙上。

他抬起眼睫,就看到面容还略有些青涩的傅寒川眸中燃烧着怒气,烧得双眼都红了,高大的身躯极其具有压迫力的挡在他身前,嗓音低哑,满是压抑的怒火:“沈千山,耍我很好玩吗?”

或许是刚进入梦境,沈千山脑中还没有这个世界的剧情线。

但看着眼前不过十八九的傅寒川,沈千山又是讶异,又是忍不住嘴贱:“看你生气确实挺好玩得。”

“你!”

傅寒川眸中划过一抹受伤的同时,怒火燃烧更盛。

“好!”

他怒极反笑之下,冷笑一声。

突然俯身——“唔……!”

沈千山猛然瞪大了眼。

怎么也没想到傅寒川竟然会突然吻他。

不,这也不能叫吻。

完全就是西片嘴唇莽撞的贴一块,沈千山感觉自己都要磕到牙了。

傅寒川更紧接着啃了两口。

或者说,咬了两口更合适。

沈千山吃痛,尝到了口中的血腥气。

他用力将人从自己身上推开——没推动。

这人力气怎么这么大!

沈千山恼怒至极,抬手一巴掌扇过去:“傅寒川,你发什么疯!”

傅寒川早有预料的攥住沈千山的手腕,起身一擦自己嘴角,食指与大拇指一抿,将那点血迹彻底抿灭。

“我发什么疯,你不清楚?”

不好意思,他确实不清楚。

看沈千山眼中的莫名,傅寒川自嘲一笑,突然意识到自己如今崩溃也好,发疯也好,在他眼中,不过是小丑行为。

方才钳制沈千山牢不可破的手,力气一松。

“算了。”

他乌沉沉的眼珠盯着沈千山:“沈千山,你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,否则,我一定不会这样轻轻放过你。”

还不了解这个世界究竟如何的沈千山,用了点自制力,才好不容易咽下“你还能睡了我不成”这句充满炸药味的挑衅话语。

傅寒川很快大步离去。

沈千山揉了揉自己酸疼的肩胛骨,这才注意到,这应该是ktv的厕所。

他推门出去,手刚碰到门把手,太阳穴突然一痛,这个梦境的剧情线,终于姗姗来迟了。

同现实一样。

这个世界,他和傅寒川从前,只是听闻各自有那么一个人,首到两人考入同一座大学,才算是正式见了面。

沈千山长得好,脾气又是一贯的好说话,关键能力还很优秀,他朋友很多,也爱交朋友。

原本,他也是想交傅寒川这个朋友的。

可他热情洋溢的邀请傅寒川打球,傅寒川不去。

邀请傅寒川看书,傅寒川也不去……不去便不去,可偏偏,傅寒川前脚拒绝了他的邀约,后脚又出现在了这些场合里,摆明了不愿意和他当朋友,沈千山年轻气盛,脾气傲,莫名觉得自己被看轻、嘲讽了。

关键两人虽脾气南辕北辙,大不相同,却是一样长得好,能力不相上下,同为风云人物,少年人争强好胜是本能,自然铆足了劲儿要分出个高地上下。

这次,就是沈千山同人喝多了,听说傅寒川被人告白时说自己是gay。

大家一半说他是被追烦了,一半说没准他真是。

两拨人吵得不可开交,有好事儿的视线投向沈千山:“千山,我记得,你也是……”沈千山从未隐瞒过自己的性取向,和他熟的都知道一点。

他舒服地靠坐在沙发上:“是又怎样?”

“那傅寒川,你不心动?”

沈千山沉吟一瞬,被酒精麻痹了大半的大脑,可耻却诚实得不得不承认——虽然他很讨厌傅寒川整天板着一张棺材脸目中无人的样子,但他也确实,很吃傅寒川的脸和身材。

小说《急!突然要和死对头谈恋爱怎么办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>>>阅读全文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