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叫做《炮灰郡主手撕美惨话本,改命称帝》,是作者“熬夜看沙雕”写的小说,主角是江揽月张强。本书精彩片段:快变得坚定,安慰道:“岁岁,你要相信你爹爹,你爹爹做到这个位置,是他一刀一枪打出来的战绩,我们要对他有信心。”江揽月知道这是娘亲安慰她的话,她没错过娘亲眼中的担忧,眨了眨眼,提议道:“娘亲,我想去前线。”“不行,战场危险,为娘不放心。”张氏一口否决。“娘亲,可是那个梦真的很真实,我担心爹爹和哥哥,你又不是不知道女儿的实力,我有能力保护......
炮灰郡主手撕美惨话本,改命称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炮灰郡主手撕美惨话本,改命称帝(江揽月张强)最新小说  第1张


《炮灰郡主手撕美惨话本,改命称帝》阅读精彩章节

屋内重新燃起了炭火,桌上添了暖身的热茶,摆着几盘精美飘香的糕点。

江揽月挥退众人,坐在张氏身旁,先给她把了脉,见脉象平稳,倒是安心不少。

“岁岁,娘身体无碍,倒是你,怎这般憔悴?

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
张氏轻拍江揽月的手背,语气温柔,眉眼间染上宠溺的笑意。

江揽月摇摇头,宽慰道:“娘亲,岁岁没事,娘亲担心,娘亲近来可有收到爹爹的消息?”

江揽月不敢把她看得书内容告诉娘亲,那话本子将她描写成一个父母双亡的蠢货,那些荒谬的内容如何是一个母亲能接受的?

“你这丫头啊,前几日你爹爹不是来信,虽说这次匈奴集结了十五万大军,但我们大顺的军队己南下支援,到时必能将那些草原蛮子打的落花流水。”

张氏说这话时,语气郑重带着一丝杀气。

那些草原蛮子,年年快入冬都会南下骚扰百姓,她夫君镇守边关这十来年还好,边关除了小打小闹没出什么大问题。

倒是今年,那草原蛮子倒是一鼓作气,集结十五万大军,来势汹汹。

前些日子,夫君来信,朝廷己派兵支援,相信用不了多久,夫君就能归来。

张氏对自己的夫君有信心,对大顺军队有信心,而江揽月一听这话,心头猛地一震。

书中言匈奴军不足十万,但爹爹来信中却言明匈奴军十五万之多,这个偏差,让江揽月惴惴不安,心慌无比。

江揽月双手绞着衣裙,面上布满焦虑,开口道:“娘亲,我做了个噩梦,梦见爹爹出事,我有些担心。”

张氏眉头微皱,一抹忧愁染上眉眼,但又很快变得坚定,安慰道:“岁岁,你要相信你爹爹,你爹爹做到这个位置,是他一刀一枪打出来的战绩,我们要对他有信心。”

江揽月知道这是娘亲安慰她的话,她没错过娘亲眼中的担忧,眨了眨眼,提议道:“娘亲,我想去前线。”

“不行,战场危险,为娘不放心。”

张氏一口否决。

“娘亲,可是那个梦真的很真实,我担心爹爹和哥哥,你又不是不知道女儿的实力,我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。”

江揽月信誓旦旦的保证,话本子中的内容始终在她心头环绕,让她不得不防。

“不可,战场危险重重,陛下己派兵支援,你趁早打消这种念头。”

张氏很坚决的反对她这一想法。

江揽月凑近张氏,搂着她的胳膊,软言软语撒娇:“娘亲,世界上最美最好的娘亲,女儿会以自身安危为重,让女儿去探查爹爹的情况吧。”

“撒娇也没用,不行就是不行,这事没得商量。”

张氏难得这么硬气的拒绝江揽月的撒娇软语。

江揽月瘪瘪嘴,委屈巴巴的看着张氏,“娘亲……不行就是不行,娘亲会派人去打探消息,你乖乖在家。”

张氏提出她的想法。

见张氏言辞不容置疑,江揽月有些沮丧的低下头,“好吧。”

张氏看她这副失落的模样,心疼的摸摸她的头,语重心长道:“岁岁,这战场上刀剑不长眼,你若出点什么事这可是要为娘的命啊。”

“娘亲,你放心,我……”江揽月劝慰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张氏打断:“不行,你乖乖待在自己院子里,安心等消息。”

张氏不欲与她多做纠缠,她了解她女儿这个性子,固执的很,再这样说来劝去也没用,必要时候要使点特殊手段。

从江揽月的房间出来后,张氏立即下令让府中的小厮护院将江揽月的小院围住,务必要看好她。

江揽月看着自己的院落被左三层右三层的围住,怅然的叹口气。

被关在家里这两日,江揽月是吃不好睡不着,时时刻刻无不担忧前线战况。

“小姐,夫人有令,您不能出院子。”

护院拦住要往外走的江揽月,一脸公事公办的模样。

江揽月脚步一顿,眨了眨眼,说道:“你是叫张强吧?

我只是去后庭院那边走走散散心罢了。”

张强听小姐居然能记得住他的名字,心下一阵感动,眼中闪过挣扎,转瞬又坚定道:“小姐,夫人有令,卑职不敢不从,还请小姐莫要见怪。”

“唉,前几日听花匠说那梅园的梅花盛开,如今我被困住,怕是无缘见那梅花傲骨风姿了。”

江揽月微叹口气,一脸的遗憾。

今日江揽月穿着一袭锦绣牡丹红裙,外披米白织锦狐狸毛斗篷,上了一层淡妆遮住了这几日的疲乏,发髻上簪了一套红宝石流苏头面,娇艳矜贵。

只是此刻她面容略显忧愁,那双明亮的眼眸没了往日的亮光,多了几分难过遗憾。

张强见平日里骄贵的小姐露出失落难过的模样,面容逐渐转变,没有一开始那般坚定不移,透着几分为难。

江揽月见状,趁机提议道:“张强,我知道你是忠心的人,我也不为难你,这样吧,你们跟着我一同去赏花。”

“这……”张强面色纠结不定,迟迟拿不准主意。

“张强,李宁,赵飞,陈工,陈浩…………你们可以跟在我身后,这样你们也能完成娘亲的命令,也能让我一饱眼福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江揽月趁热打铁,说出好几个护院的名字,一脸真诚的提出建议。

夫人的命令不容置疑,小姐平日待他们这些下人也不错,他们都是不在小姐院落当值的,但小姐居然能记住他们这些卑微之人的姓名,这不,被江揽月点名的那几个人脸上都带着感动。

几人相互对视一眼,几番纠结,他们的职责是看护小姐,不能让她外出,但小姐遗憾失落的模样,对他们的真诚让他们心底一紧,互相看来看去,都是满眼纠结为难。

江揽月将他们的神情收入眼底,微微抿唇,开口道:“我也不为难你们,只是这花啊,是爹爹派人特殊培育的,据说跟普通的梅花不同,三年才开一次,这次错过了又要等三年,不知那时我可否有缘得见这奇花风骨。”

江揽月故意往后退几步,微低下头,轻叹一声,失落郁闷的气息环绕着她,倒是让那些个护卫看得心怀愧疚。

“小姐,夫人有令,我等不敢不从,还请小姐莫要为难。”

张强见状,暗叹不好,一闭眼抛去那丝晃动的心绪,坚定拒绝道。

江揽月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心中叹气,一番试探是她败了,对于娘亲对府中人的掌控度又多了几分认知。

“唉,既然如此,那便算了,你们挺不错。”

江揽月转身向房门走去,给了青音一个眼神。

青音了然,从腰间摘下荷包,掏出一些碎银两挨个给护在房门外的几人。

几人连连摆手不肯收,青音说道:“小姐赏的,各位大哥收下吧,天寒地冻的,各位大哥拿去买点酒暖暖身子。”

张强拿着碎银,看了看关上的房门,暗自感慨小姐真是个好人。

夜幕沉沉,外面刮起了寒风,吹得门外的树枝噼啪作响。

房门打开,张强抬眸看去,是小姐的贴身丫鬟青音,微微点头示好。

“青音”回了一个淡淡的笑,便往外走去,只是在黑夜中,无人注意到她的步伐加快了许多,走路的姿势跟平日大有不同。

出了院落,江揽月避着人,迅速跑到东边墙角,蹲下去扒拉半天,露出一个刚好能钻一个人的狗洞。

事态紧急,她也无法,张氏派来看管她的人太多,几乎是调了全府三分之二的人来,她就是插了双翅膀也不一定能飞出去,白日一番试探又败下阵来,只能换个模样出来了。

幸好以前发现了这个洞,她没告诉别人堵起来,这不,就用上了。

从洞内钻了出来,也没有一下子就出了府,若真那么简单,这将军府还不早危险重重了。

这狗洞通向的地方是哥哥的院落,哥哥随爹爹去了前线,他的院落除了打扫的丫鬟婆子,也少有人来往,正好给了江揽月机会。

靠近墙角,利用轻功跳跃到墙头,江揽月回头看了一眼娘亲的院落,心里默念对不起,随即迅速离开将军府。

江揽月的目标确定,做事不拖沓,找了一家男装店,换了一身男装,拆了发髻,束上发冠,骑上了九安准备好的马匹,背上背着弓箭,腰间挂着一柄利剑,向着前线策马而去。

小说《炮灰郡主手撕美惨话本,改命称帝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>>>阅读全文<<<